凤凰家居

这位70岁的老人声称,他28年来收回600元的工资失败了

图为张清锋指定的办公楼地基部分。 最近,本报收到了东兰牧兰乡农站村村民张清锋的一封求助信。这反映出28年前,他的家人为原农站乡(现并入牧兰乡)财政所宿舍楼(以下简称办公楼)的基础工程做了铺垫。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拿到600元的工资。他多次向县乡财政部门要钱,但都失败了。他想知道他该找谁来的血汗钱。几天前,记者去东兰进行了调查和采访。 张清锋:到目前为止,全家人,无论老少,都没有收到600元的钱。1987年,对于生活在深山里的张清锋来说,这是一大笔钱。当时,他们的年农业生产收入是几百元。 73岁的张清锋身体健康。他带领记者来到元祥金融学院办公楼外面,指着大楼底部用石头建造的4米高的地基。他说这是他们家经过一个多月的艰苦工作后建造的。现在,贡献最大的妻子已经去世好几年了,但她并没有平静地死去,因为她没有得到来之不易的钱。 张清锋回忆说,1987年12月26日,时任农展乡财政学院院长的张碧川找到了他,并要求他为新办公楼打地基。当时,约定的工资是600元。 为了赶上工作进度,他借钱买了一辆马车,日夜用妻子为办公楼打地基。放学后,孩子们也去建筑工地帮忙。 经过一个多月的劳动,填筑工程完成了 后来,他在财务部兼职工作了10天。他说好的工资是87元。 然而,当时财务总监未能及时兑现他的工资,也未能多次提出要求,使他非常苦恼。 在过去的28年里,你为什么如此坚持要追回这数百美元?张清锋叹口气说,我没让财务管理写借据,吃了亏 然而,我只接受一个死亡原因。如果我同意支付工资,我会遵守诺言。我只想公平。 调查:核实没有合同或借据的事实有点困难。在采访过程中,张清锋只是慷慨激昂地说话,但没有财务部门的合同或借据。 对此,张清锋向记者展示了2004年12月13日写给县财政局的一份拖欠农民工工资的报告。报道称,1987年12月26日,张清锋填补了办公楼的地基,干袋费用为600元,人工费用为10天,欠87元的工资总计为687元。 由于当时资金短缺,上级没有兑现,于是多次向几位财务领导求助,但都没有得到解决。 2005年10月25日,牧兰镇财务局签字盖章,称经调查后,写报告的人确实填了财务局占用的新住宅楼基础工程。至于债务问题,办公室还不清楚,希望财政局能再次调查解决。 2009年12月13日,农展村委会在报告上盖章确认报告的真实性。 那么,真的是这样吗?财政局:项目资金已经支付。当记者接受东兰财政局采访时,一位前农村金融办公室副主任回忆说,新建的乡镇金融办公室配套建设资金已经全部拨付到位,档案齐备。 日前,东兰财政局回复记者,经查阅档案,1989年8月30日已经支付了1000元用于修建隔离墙和平整填土。同时,我查了680元,谁在1989年7月24日清理了农展金融学院的肥料池和粪便处理沟。所有的收件人都有张庆丰的个人印章。 那么,张庆丰和张清锋是同一个人吗?记者查阅了张清锋的账簿,发现张清锋确实使用了张庆丰这个名字。 但是,为了彻底了解事情的真相,有必要找到当时的财务办公室主任张碧川 东兰财政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张碧川是20多年前从财务部调走的。他目前在铁路部门工作。他会尽快找到联系张碧川的方法,当然也会给张清锋的老人一个解释。 那么,张清锋来之不易的钱已经收齐了吗?本报将继续关注此事。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