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家居

甘蔗站的工作人员很难把钱从错误的账户上推回来。

梁才贵的甘蔗钱被转到了都安瑶族自治县班苓乡永顺村甘岩屯第二村民小组的梁蔡畅的账户上。在过去两年中,梁才贵一再要求班苓甘蔗站收取甘蔗款,但甘蔗站的工作人员表示,这笔钱将在2013/2014压榨季期间再次转入他的账户。然而,2014/2015年的压榨季节已经过去,梁才贵向县人大和班苓镇政府报告了资金无法偿还的情况,但没有结果。 8月20日,梁才贵来到报社报道情况。都安县糖业局表示,甘蔗种植者的权益不能受到侵犯,甘蔗站和甘蔗管理者应对这一事件负责。 梁才贵声称,在2013/2014压榨季节,他的家人卖出了一辆重12,281公斤的甘蔗车,甘蔗价格为5,403.64元。出于某种原因,甘蔗被转移到梁蔡畅的账户上。后来,当魏郭利向魏郭利询问此事时,他表示,在2014/2015压榨季节,梁蔡畅的甘蔗车被扣除以补偿他的损失,但在2014/2015压榨季节,魏郭利没有遵守他的承诺。并请他去梁蔡畅催甘蔗钱回来。2015年7月,他不得不向都安县人大和班苓镇政府报告情况,希望相关部门领导能出面帮助他催缴甘蔗款。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记者从都安县糖业局的调查材料中了解到,2014年2月16日,班苓甘蔗站派卡车到永顺甘岩村运输生甘蔗。卡车到达后,卡车应按照村民小组的图纸顺序装载。然而,梁才贵面前的几户有甘蔗采伐证的家庭并没有被砍伐和堆放,而梁才贵在获得甘蔗采伐证之前就已经砍伐了甘蔗,属于无证甘蔗采伐 当时,为了减少损失,根据蔡贵的要求,村甘蔗经理魏郭利同意将车改装成蔡贵的甘蔗,但为了方便起见,他们没有按程序换证,仍然用蔡畅的许可证运输蔡贵的甘蔗。 在我的孩子去广东工作之前,我去了乡镇甘蔗站办理砍伐甘蔗的手续。在这个过程中,当时的站长同意了我的要求,给了我一份甘蔗切割证书。 梁才贵说,有关部门说,他没有甘蔗切割证书就切割甘蔗,这简直是胡说八道。 梁才贵表示,除了甘蔗资金转移不当,他的家人在2014/2015压榨季节还重达26吨。到目前为止,他的存折上只存了3600元,剩下的6400元还没有转给他。然而,今年种植的2亩甘蔗已经到了追肥期和杀虫期,所以他没有资金购买农资。 当天下午,记者将梁才贵的报告反馈给报社,交给了都安县糖业局,后者在收到记者转来的材料后,立即组织相关人员进行调查。晚上9点左右,局里发了一条短信调查这起事件。 据调查,事件发生后,甘蔗经理、甘蔗站工作人员和梁才贵一起去了梁蔡畅家解释情况。蔡畅还承诺收到甘蔗钱后会把它交给梁才贵。然而,由于道路建设的纠纷,这两个家庭变得疏远了。收到甘蔗款后,蔡畅没有把钱撤到财贵。 甘蔗站多次配合村委会和乡镇政府做好梁蔡畅的思想工作,但均未成功 上周,双方被组织起来与镇政府谈判。梁蔡畅答应当场把钱退给梁才贵,但他也说当时没有带存折,但后来他食言,不同意退,声称既不会用钱也不会给梁才贵。 本周,甘蔗站仍在与村委会协调处理此事。 由于这一事件,甘蔗站和甘蔗经理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该局已指示杜安永新糖业有限公司及其甘蔗站和甘蔗经理在向梁才贵和梁蔡畅道歉的同时,进一步加强沟通,争取双方相互理解,早日达成共识。否则,如有必要,将通过法律渠道尽快解决此事。 该局表示,将立即跟进并监督监管,以确保实际效果,绝不允许财贵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 那么,梁才贵应该用什么渠道来要求付款呢?广西惠标律师事务所律师魏相眠表示,根据《民法通则》第九十二条规定:如果没有法律依据,获得不当利益,给他人造成损失的,获得的不当利益应当返还给受害人。 根据法律规定,梁才贵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这笔钱被转到了梁蔡畅的个人账户上。他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命令梁蔡畅归还这笔钱和利息。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