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新闻

寻求新的突破

阿什是2007年加入反盗窃小组的老成员之一。最近,他正带着眼镜讨论如何使用有限的团队费用购买合适的红外摄像设备来拍摄扒手的夜间犯罪过程。 陈信宏说,早在两年前,他就已经考虑过团队的转型。 当防盗小组刚成立时,由于当时小偷猖獗,小组成员经常与小偷发生身体冲突。 随着队伍的成熟,他们主要抓住当前的小偷,并把他们送到警察局。 在团队前几年的发展中,防盗团队的创始人之一阿古(Agu)也在“民间防盗理论研究”的标题下总结了温州防盗团队的行动。文章写道:提到民间防盗会让人认为狗会带走老鼠并干涉别人的事情。 从法律社会的角度来看,民间防盗似乎超越了其权限,参与了警察应该履行的职责。 然而,他们忘记了社会是一个由所有人组成的社会,是在所有人的参与下创建的。它不是由任何一个人或组织创建的。 同样,社会保障也需要全民创造和维护。每个公民的自律都可以被视为一种参与,每个公民维护社会安全和道德也是一种参与。虽然民间的防盗力量与庞大的警察力量相比很小,但民间的防盗力量主要体现了一种社会正义和民间的力量。这种力量在威慑犯罪行为方面非常强大,这是民间防盗力量的精髓。 然而,2010年3月,震惊全国民间防盗社区的悲剧事件也深深触动了温州青年防盗志愿者的心灵。 2010年3月25日16: 00左右,大连猎鹰民间反盗窃联盟队长韦磊与未婚妻在广东东莞购物时被劫匪撕毁。 当枪制服强盗时,他的搭档捅了他十多次。 营救失败后,他不幸去世了。 温州志愿防盗队成立以来,虽然队员没有严重受伤的经历,但潜在的人身危险也使得眼镜、阿什等老队员开始反思并寻求团队发展的突破。 眼镜说,在过去的两年里,在警方对防盗部队的支持和防盗小组的作用下,温州市的小偷数量比过去少得多。 作为一支非政府的防盗部队,防盗小组成员在行动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缺乏足够的证据,使警方能够逮捕可疑人员。 考虑到各种因素,温州青年志愿防盗队的主要方向将是拍摄视频、照片等照片获取证据,并将窃贼的盗窃证据移交警方处理。 值得一提的是,所有防盗小组成员都为小组的团结和严格纪律感到自豪。 肖佳说:不像一般公益团队的成员,我们的成员更像战友。 在每次行动中,防盗小组成员都有一个固定的合作伙伴来迎接他们。正是长期合作形成的默契让每个团队成员在行动中在领导的命令下毫无顾虑地站起来。 每次活动结束时,团队成员要么晚上单独回家,要么早上上早班。 他们消失在人群中,投入到自己的生活中。他们包括导游、教师、银行职员和私营企业主。他们说,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当小偷猖獗时,他们是敢于站出来的温州公民。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