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虚拟现实上线,传统媒体想利用移动直播

今年上半年,cmnet中惊人的应用程序必须进行现场直播和虚拟现实。

今年上半年,cmnet中惊人的应用程序必须进行现场直播和虚拟现实。

在传统媒体频道衰落的同时,直播和虚拟现实作为新的内容传播方式正迅速流行起来:近日,七匹硕创始人马东的米威传媒(Miwei Media)开始直播,吸引了600多万人在网上观看,这让前传统媒体人马东完全出乎意料。

优质内容正成为核心——ELLE杂志播出了范冰冰在美国巴黎时装周的全过程,其美国账户ELLEplus每小时吸10万粉。今年4月,刘涛直播了《欢乐颂》的新闻发布会,71万粉丝上网刷卡,导致网络崩溃。这种直播方式引起了龙电视很多话题的关注。

他们不仅是传统意义上的明星,甚至连“互联网企业家”雷军在现场直播后也称之为“生活真的很有趣”。从那以后,他就像扎克伯格一样,被现场直播迷住了。

事实上,现场直播给许多人的第一印象是“有趣”。在最近一个月的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到传统媒体和直播的结合已经成为一种新现象:这种转变意味着,今天,当传统媒体在旧频道衰落的时候,在高质量内容生产能力的帮助下爆发出惊人的能量。

直播是其转型的突破口。

开始了,着火了。“现场新闻”如何切入?今年最重要的行业趋势是虚拟现实(VR),今年上半年最流行的应用是直播。

它们是新媒体的产品,也是继微信、微博和客户端之后,传统媒体接下来将尝试拥抱的新事物。

今年关于NPC和CPPCC的报告显示虚拟现实技术是最有吸引力的。除了新浪新闻、百度新闻、优酷和乐视之外,这些网络媒体还积极利用虚拟现实技术报道NPC和CPPCC。《人民日报》客户使用虚拟现实技术观察整个会场,没有任何死角。新华社甚至拍摄了19个虚拟现实视频,包括新闻发布会、会议纪要、现场采访,甚至与入门游戏的互动,极大地提高了其与网民的参与度。

《光明日报》、《经济日报》和《法制晚报》也对两会进行了虚拟现实视频报道的新尝试。

然而,从用户体验的角度来看,虚拟现实的报告形式仍处于试用阶段,大多数网民也好奇的体验着。

移动体验不完善、形式多于内容、虚拟现实设备普及程度低的问题仍然很明显。

然而,“两会”报告将虚拟现实的实际应用推向了一个小高潮。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发展,传统媒体将如何使用虚拟现实还有待测试。

比虚拟现实技术阈值低得多的是直播应用。

最近,一些媒体相继报道了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华盛顿邮报、英国广播公司等老牌传统媒体在脸书上进行直播新闻的案例。

早在2009年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就职典礼上,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就与脸书合作进行了早期直播。

“视频+更多信息窗口”用于报道就职典礼——也就是说,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一段直播视频嵌入在脸书页面的左侧。在直播过程中,脸谱网用户可以边看边和朋友聊天,也可以在直播页面上实时交流和表达自己的观点。

尝试成功:从当天早上6点开始,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更新相关节目超过20万次,在线视频点击数达到1390万次。共有近2000万用户与脸书合作观看了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直播页面,产生了100多万条评论。

这种“视频+更多信息窗口”直播模式利用了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强大的新闻制作和直播能力,而脸谱网则在社交平台用户的参与中发挥作用。

在新媒体的冲击下,传统媒体一直致力于将受众转化为用户。与社交媒体的合作能够准确把握用户的数据、需求和反馈,在内容制作、渠道拓展和跨境营销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从欧美国家的现状来看,Facebook在全世界拥有15亿活跃用户,在推广视频直播方面具有独家优势,传统媒体在Facebook平台进行直播报道,大量吸粉之外,还增加了媒体话语权,而视频直播也会进一步延长用户在Facebook的滞留时间。从欧美目前的情况来看,脸谱网在全球拥有15亿活跃用户,在推广直播视频广播方面具有独有优势。传统媒体报道在脸谱平台上直播,这不仅吸收了大量的粉末,还增加了媒体的声音。视频直播将进一步延长用户在脸谱网的停留时间。

在我国也有一些成功的案例,一些重大事件被现场直播或成为传统媒体的一种新的粉末吸收方法。

在去年9月3日的阅兵过程中,中央电视台除了在原有的电视平台上直播外,还与视频社区合作拍摄阅兵,呼吁网民拍摄他们所看到的阅兵。一天之内拍摄社区的视频点击率接近1亿,超过300万网民参与互动,创下了当时现场视频活动参与者人数的新纪录。

这种形式从重大新闻事件的幕后细节开始,在美国全天持续互动直播,游行盛况通过客户的主题推送和弹出窗口向公众推送。移动终端覆盖1.7亿用户。北京网民和现场参与者用手机从自己的角度记录了游行,许多幸运用户的视频被中央电视台选中并播放。

它不仅适合网络媒体的传播性质,也为央视提供了传统直播无法完成的新尝试:除了当前的政治新闻领域,传统媒体在直播中最大的整合点集中在时尚和娱乐领域。

3月,ELLEPLUS在美国巴黎播出了范冰冰的时装周。高峰期,30万人同时在线观看。这成为明星直播热潮的第一个转折点。通过这次直播,ELLE杂志的美国照片账户每小时吸引了10万粉丝,有效地推广了其手机应用ELLE PLUS。今年4月,刘涛直播了《欢乐颂》的新闻发布会,71万粉丝上网刷屏幕,导致网络崩溃。这个直播是龙电视在新的戏剧会议上提出的想法。5月,巩俐、李冰冰、李宇春和井柏然通过美国电影直播了戛纳电影节的红地毯。他们在网上和网下贡献了很多琐事。美国电影占电影节现场直播包括巴黎欧莱雅、ELLEPLUS、太平洋时尚网、电影《盗墓笔记》等品牌、媒体和演职人员等。他们在同一事件的现场直播中实现了不同的交流目的。

时尚杂志一直与明星、大型演出和时尚前沿紧密相连。从纸质杂志到ELLEPLUSapp的推出,这个过程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在美国电影上直播明星,通过明星的受欢迎程度和与粉丝的互动来吸引媒体最活跃的粉丝。

越来越多的传统媒体开始觉醒和探索。

湖南卫视在今年的《超级女声》中引入了直播和虚拟现实。这种新的游戏风格不仅能更贴近网络时代观众的口味,还能增强节目的可视性和现场感。《鲁豫有约》为首富王健林推出了后续计划,并在王思聪的直播平台上直播。

所有这些都成为传统媒体借用互联网的有益尝试。

从首都春风开始直播的那一刻起,传统媒体在角落传送内容的能力就成了竞争的焦点。

据统计,目前中国有120多个直播平台,这120多个直播平台的生存状况很好地证明了互联网的黄金法则,即20%的总功率控制着80%的流量和资源。

直播软件等牢牢占据了前列,但巨头的到来也导致“百战”结果呈现日益明朗的局面,混战后直播市场很可能会被巨头所面临的收获结果。

那么,现在现场直播的机会有多大?仔细研究当前直播市场仍有两个机会需要填补。

首先,目前的直播内容主要是由明星和网络名人驱动的,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系统而深刻的内容。第二,内容不能作为直播的痛点。内容将在播出后立即播出,导致用户无法在其平台上沉淀。

这两个差距只是给了传统媒体机会。

一方面,传统媒体具有强大的内容生产能力。无论是拥有大量节目、主持人、幕后团队的电视台,还是拥有强大声音的纸质媒体,都能保证高质量、高内容的制作。

另一方面,传统媒体自己的频道可以存放直播内容供用户反复观看或做深度解读和二次营销,这些都是直播内容价值最大化的有效途径。

因此,尽管传统媒体一直受到批评,但它们并没有在与新媒体的斗争中失败。凭借其专业的内容制作能力,加上直播平台的巨大流量优势和实时互动创造的“在线感觉”,似乎正在消亡的传统媒体可以注入新的活力。

根据社交网站(Sociabakers)的统计,媒体在脸谱网上直接发布的视频年增长率达到353%,而直播更有可能成为传统媒体重新连接用户的出口。

在一个每个人都能制作内容的时代,传统媒体只能摆脱频道的束缚,而获得随时制作内容的自由。直播可能会让传统媒体在角落里超越新媒体。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