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家居

[权利保护]当餐厅关闭时,员工们因为要求拖欠工资而遭到殴打?

“我妻子建议我说,如果我不想要钱,我就不要,但我认为她从早到晚工作挣了5000多美元。我怎么能不接受呢?”4月2日,记者在接到农民工陈打来的3838110新闻热线求助电话后,抵达吴昕路迎接在六安工作多年的农民工陈。陈从口袋里拿出一堆皱巴巴的材料,看起来很悲伤。

据陈先生说,他和他的妻子已经在他们的家乡六安工作了几年。他们一直住在二街吉祥寺附近的一所租来的房子里。陈先生在后勤方面帮助他的弟弟。他的妻子在吴昕路附近的菲迪铸币厂工作。

陈先生带记者去了他妻子过去工作的餐馆。记者看到餐厅关门了,餐厅的门被锁上了,玻璃门上贴着没有撕掉的“春节假期通知”。

老陈说,他的妻子自2016年2月以来一直在这家餐厅工作。

从2017年8月开始,由于业务问题,该餐厅开始拖欠员工工资。

直到那一年的12月,老板才和陈的妻子说话,并让她回家。

“我可以回家,但我的工资不会支付。这怎么可能是真的?”说到这里,陈先生有点激动。“我已经拖欠了5个月,总计12500元。老板找到了各种原因,扣除了1600元。其余的钱据说都拖欠了。”

2018年元旦,陈先生和他的妻子找到了另一家商店,这家前餐厅的老板吴先生参与其中,要求加薪。他们兴奋地推推搡搡。陈先生的妻子被撞倒受伤,陈先生报了警。

派出所民警协调后,吴老板支付了200元的医疗费。

1月3日,他和妻子再次找到吴老板,继续讨回工资。他们没有预料到另一场冲突。”我妻子被他打伤了,我又报警了。”

当地派出所得知此事后,吴老板也承认了欠薪。在警察面前,吴老板支付了5000元工资和400元医疗费。

陈的妻子开了一张医药费收据,吴老板开了一张借据,承诺在2018年1月30日16: 00之前付清剩余的5000元,并在借据上签名和指纹。

我以为工资会回来,但在约定的时间,吴老板以“没钱”为由拒绝兑现,也没有接陈先生的电话。

你放借据的时候为什么不兑现?记者在陈先生面前拨通了吴老板的电话。吴老板在电话中明确表示,他承认在原餐厅关闭后欠了100多万元债务,无力支付欠员工的工资。

他认为这家餐馆是他和几个股东合伙创办的,所以债务也应该一起承担。目前,他正在起诉其他几名股东。

作为餐厅的法人,他持有30%的股份,并已支付陈先生5000元。其他股东也应该承担,所以他不能支付。

如果陈先生通过劳动仲裁或法律渠道,他只能合作。

“我不识字,更别说懂法律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陈先生说他已经咨询了律师。如果他聘请律师打官司,他必须支付5000元,但未付工资总额只有5000元,这迫使陈先生放弃。

他还咨询了法律援助机构。援助律师需要他提供财务状况证明,这需要社区盖章。

陈先生到他暂时居住的社区后,社区无法盖章,因为他没有租房记录,在流动人口登记表上也找不到他的名字。

他了解到只有当他带着表格回到他在六安的家乡时,他才能得到镇政府的认证。

这让陈先生非常担心,“我们在国外工作。如果我们不说回程的旅费,那会耽误我们的工作。我不知道镇政府能否覆盖这一章。”

面对陈氏夫妇面临的薪酬收缴困境,4月3日,记者获悉,我市法律援助机构为农民工工资收缴开辟了一条“绿色通道”。所有涉及移徙工人收回劳动报酬和工伤赔偿的案件都免于经济困难审查。

后来,记者联系了镜湖区的法律援助中心,得到了明确的答复。移徙工人只能通过携带其户口(证明其农民身份)申请法律援助。

得知这个消息后,陈先生非常高兴,并准备在拿到户口后回去申请帮助。

记者们将继续关注陈灿是否能为他的妻子取回“血汗钱”。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