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70年奋斗的[辉煌新纪元]扎根边疆的科学研究

墙上的一组旧照片已经发黄,70年的辉煌就在眼前。

“70年前,王镇将军向第一野战军第一军团卫生部长潘郑石提议,尽快修建一所卫生学校。

他把这项重要任务委托给潘部长。

石河子大学校史博物馆馆长张苏红指着照片告诉记者,1949年9月25日,正当新疆和平解放之际,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卫生学校在兰州举行了第一次开学典礼,随军队向西进入新疆,发展成为石河子医学院。

1996年,经教育部批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管理的四所大学——石河子医学院、石河子农业学院、兵团师范学院和兵团经济学院合并为石河子大学。

70年来,石河子大学坚持“以兵团精神育人,为维护稳定、保卫边疆服务”的方针,为新疆建设培养了一批人才。

4月3日下午,记者在校园会见了石河子大学农业学院退休教授曹连普和他的维吾尔族弟子江哈德尔(Enivar Jiang Hadl)。他们刚刚在一家餐馆吃完饭。

“今天是曹老师的80岁生日,我们三个人邀请曹老师和他的妈妈去吃纳粹大餐。

“半个世纪前的埃尼瓦尔河是石河子大学第一位被授予教授职位的维吾尔族教师。

他和曹连普父子的关系可以追溯到30多年前。

埃尼瓦尔上大学后不久,他的父母相继去世。

在学校老师的关心和帮助下,他逐渐走出了悲伤的阴影。他于1988年大学毕业后离开学校,被分配到负责曹连普的作物育种教研室。

“曹老师和他妈妈非常爱我。我妈妈给我缝了两条裤子,这让我感受到了母爱的温暖。

”江埃尼瓦尔亲切地说,在教学中,曹老师耐心地培养他。

他打开手机,给记者看了一份他珍藏了29年的教案:这是1990年他第一次登上讲台时,曹操用红笔帮他逐字逐句复习的教案。

这张纸已经发黄,仍然完好无损。

曹连普,湖北武汉人,1962年毕业于当时的北京农业大学,自愿申请“去边疆,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来到当时新成立的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农学院。

曹连普教授回顾自己的一生,伸出四个手指说:“育人”

兵团农学院成立之初,除了注重培养具有革命精神的人才外,还在培养学生的人才、强调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突出吃苦耐劳的特点以及培养解决农业生产实际问题的能力等方面具有鲜明的特色。

曹连普说,当他们带领学生实践时,他们坚持吃、住、工作、调查和为农民做出贡献的“五项原则”。

“正是由于教职工的辛勤工作和无私奉献,学生们努力学习和实践,学校才培养了一批优秀的学生,如20世纪60年代后来担任农业部长的刘江,并为边疆建设培养了大批人才。

“退休后,曹连普经常通过专题报道和党课讲述一代又一代师生的奋斗故事,教育青年师生,传承兵团精神。

石河子大学自70年前成立以来,已经培养了16.8万名各级各类毕业生,默默地在不同的岗位上工作。“勤奋和有弹性”是雇主对他们的一贯评价。

一流的学者扎根于边境地区。在“建筑时代”已经过去一年多的农学院办公楼里,石河子大学农学院党委书记兼院长刘怀锋谈起他在北京攻读研究生的导师时,内心充满了愧疚。多年来,导师一直鼓励自己在大陆科研机构发展,但每次都被拒绝了。

1993年,刘怀锋从原石河子农业学院果树专业毕业,前往中国农业大学攻读研究生。当他毕业时,他的导师希望他留在学校做科学研究。

“我是大学定向裴頠派出来学习的,说实话,我得回去了。

”刘怀锋说。

2000年后,刘怀锋先后在大陆攻读博士学位,并在国外做博士后研究。

科研项目完成后,导师说服他在大陆科研单位工作。

然而,刘怀锋牢牢扎根于边疆,认为“用自己的知识改变农民的生活”。

“作为一个人,一个人必须还有一些感情!”刘怀锋说,在这样困难的情况下,老一辈的士兵可以坚持下去。今天的条件好多了。为什么我们不能?进入新世纪,石河子大学被列入“211”工程,在中央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和内地高校的对口支援下,走上了快速发展的轨道。

天津大学化学工程学院张金利教授自2003年以来,通过校际合作和对新疆的人才援助,一直在石河子大学工作。他离开了石河子大学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我们不能只谈论奉献,而在奉献的过程中收获丰硕的成果。这是留住人才的最好方法。

石河子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代斌表示,在张金利的领导下,石河子大学申请了第一个“973”(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张教授本人成为教育部“黄大年式教师团队”和“长江学者”的杰出教授、带头人。

石河子大学党委书记夏文斌告诉记者,石河子大学成立70年来,已有10.8万多名毕业生离开新疆,占毕业生总数的64.29%。

在过去的五年里,42.53%的内地毕业生选择留在内地并做出贡献。

赵教授,葡萄藤上的白色是什么?如何处理一些不结果的树枝?“3月30日凌晨,石河子大学农学院的老师赵宝龙收到了南疆和田兵团第十四师第四十七兵团职工雷札莫(Reziamo)的微信求助,随后是几张葡萄藤的照片。

赵宝龙很快就会回复。

赵宝龙被第四十七团当场指示。一个月内,雷子雅通过微信多次与赵宝龙沟通,并收到“远程指令”。

赵宝龙担任两个职务:除了承担农业学院的日常教学管理工作外,他还是学校“科技特派员”服务团队的成员。

每次他去科技服务网站,他都会停留一周,每年在农田里呆两个多月。当他回到学校时,他会通过微信和其他方式“远程指导农民”。

接受赵宝龙科技服务的农民收入迅速增加。

2016年,他帮助阿克苏地区调整了当地产业结构,并种植了设施齐全的果树。一英亩土地成本约1万元,投资少,见效快,受到种植者的欢迎。

常年泡在地里并没有给赵宝龙带来更多的成就。为什么他愿意享受它?在85岁的王荣东教授家中,记者找到了答案:这是石河子大学多年来一直延续的传统。

当王荣东教授开门迎接我们时,他一只手放在腰上慢慢移动:“时不我待!前年,我去奇台农场解决农民的小麦住宿问题。田野里的路有点颠簸,我的腰受伤了。

“有人问他是否值得?他说,为了农民的朋友,吃点苦值!农民亲切地称王荣东为“农场教授”。

退休后,他经常在晚上去农场教员工耕作和管理技巧。有时停电时,没有人离开农场。每个人都点着蜡烛听讲座……”在天山下,在马江岸边,有我可爱的校园。

培育桃子和李子,播种书籍的芬芳,漫长岁月的芬芳。

知识在这里传播,科学在这里闪耀…“窗外,石河子大学校歌悠扬。

在不久的将来,这些唱校歌的学生将成为扎根边疆、建设新疆的生力军。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