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新闻

戳穿日本右翼否认南京大屠杀的五个谎言

北京,12月12日(记者:今年是南京大屠杀80周年,揭穿了日本右翼否认南京大屠杀的五个谎言。

80年前寒冷的冬天,日本侵略者占领南京后,他们焚烧、杀害、强奸并犯下各种罪行,杀害了30万中国士兵和平民,震惊世界。

历史早已将日本军国主义的暴行归咎于耻辱柱。

然而,在日本,总有一些势力试图否认南京大屠杀。

特别是近年来,随着日本政治和社会右倾化的加剧,否认南京大屠杀的言行再次猖獗,手段也更加多样。

2015年,在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项目国际咨询委员会审查南京大屠杀档案期间,日本当局威胁暂停支付会费和其他手段。

2016年,日本教育、文化、体育和科学省批准的一些高中教科书回避了南京大屠杀的受害者人数,只是含糊地处理了“大量”这一表述。

今年年初,日本APA集团被揭露在其连锁酒店中公开放置否认南京大屠杀的书籍和期刊。

近日,媒体还曝光,日本已派议员游说反对加拿大安大略省议会设立“南京大屠杀纪念日”。

不仅日本当局,而且日本社会都对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真相守口如瓶。

右翼学者和政治家散布似是而非的“论据”来支持他们的谬论。一些所谓的舆论领袖和右翼媒体帮助说服了许多对侵略历史知之甚少的日本人。

然而,日本也有一群正直的人,他们长期致力于调查和研究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真相,并坚定地与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右翼势力的谎言作斗争。

几天前,记者拜访了南京大屠杀的一些有代表性的专家和历史学家。他们用无可辩驳的事实和论据揭穿了日本右翼势力试图编造和传播的五大谎言。

2017年11月25日,日本侵略战争历史学家森昌弘在日本静冈接受记者采访,驳斥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右翼论点。

记者王克佳谎言一:南京大屠杀是战胜国在“东京审判”(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中为报复日本而编造的。参加审判的印度法官主张无罪释放被告。

日本侵华战争历史学家森正雄(Masao Mori):东京审判期间,南京大屠杀的11名幸存者出庭作证,还有来自“难民区”(国际安全区)的“第三方”,如美国牧师玛吉、威尔医生和金陵大学的贝茨教授。

除了出庭证人的证词之外,还有许多证人的宣誓证词,以及来自”难民区”的材料、法庭尸检报告、慈善组织的埋葬记录、拉比的书面诉状等。证据足够了。

2017年11月27日,在日本东京,一桥大学历史学教授余吉田(Yoshida Yu)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驳斥了各种“关于南京大屠杀的负面理论。

记者汀洋拍摄了一桥大学历史教授余吉田:印度法官帕尔主张无罪释放被告,因为他认为英国和法国等胜利者没有资格审判被击败的国家。

但事实上,帕尔也承认日本在被占领土上犯下了战争罪。

日本右翼将帕尔的主张断章取义,故意简化,以证明“日本的清白”。

2015年10月5日,东京审判中国检察官之子、上海交通大学东京审判研究中心名誉主任向哲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和台湾收复70周年香港会议上向龙湾发表讲话。

记者卢肖伟拍摄了向哲的儿子,东京审判中的中国检察官,上海交通大学东京审判研究中心名誉主任,向龙湾指出,东京审判强调证人和物证,被告也享有充分的权利,检察官和辩护人员国际化。

在审判过程中,有大量关于南京大屠杀的证人和物证,其中外国人的证词尤其令人信服。

谎言二:当时没有人知道南京大屠杀。当时中国和世界的公众舆论也没有反应。他们都是后来编造的。

郑潇:当时在南京的外国记者在目睹日军暴行后立即撰写了这篇报道。

大屠杀开始几天后,相关报道出现,如《纽约时报》、《芝加哥日报》等媒体报道。

到1938年1月,全世界都知道南京大屠杀。

中国人也知道这种情况。

1938年2月,中国驻国际联盟代表顾维钧在国际联盟的演讲中提到南京大屠杀,并呼吁全世界关注这一事件。

这证明中国在此之前已经掌握了具体情况。

日本直到东京审判后才知道南京大屠杀。

现有的大量资料证明,日本外务省已经通过各种渠道了解了日本在南京的暴行。

因此,当时中国、日本和世界都知道南京大屠杀。

2008年9月18日,在哈尔滨举行的第四届731部队犯罪国际研讨会上,日本侵华历史学家森·郑潇(左前)向哈尔滨市社会科学院的代表捐赠了他在过去30年中731次调查和采访中的宝贵资料。

记者许怡君拍摄历史学家兼东京大学明仁名誉教授:事实上,南京大屠杀是由当时留在南京的外国媒体记者报道的,引起了国际社会对日本的谴责。

问题是在日本,由于舆论受到严格控制,日本媒体根本没有报道事件的真相,所以日本人民当时完全没有意识到日本的残暴。

根据南京大屠杀和国际和平研究所学者胡卓然发现的最新历史数据,当时的美国海军部长诺克斯表达了国际反法西斯阵营对1943年大屠杀的共同愤慨,并将其与纳粹对犹太人的大屠杀并列。

这证明南京大屠杀自发生以来已被国内外日军视为一场严重的暴行。

谎言三:当时南京只有20万人口,南京大屠杀的受害者不可能是30万。

余吉田:根据南京市政府1937年11月23日给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的一封信,当时南京特区大约有50万人。

此外,还有大约15万军队守卫南京。

因此,说南京只有20万人是绝对错误的。

2016年4月4日,南京大屠杀历史学家松冈欢(左)在南京的追悼会上与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杨崔莹交流。

记者韩玉清拍摄了南京大屠杀历史学家、日本明心协会主席松冈欢(Matsuoka Huan):所谓的20万人实际上指的是南京的“难民区”(国际安全区)。

右翼分子在谈论这个时没有提到“难民区”。

事实上,“难民区”只是南京市的一小部分,并不代表整个城市。

郑潇:当时处理尸体的崇山堂和洪万子学会的记录显示,仅这两个团体就处理了大约15万具尸体。

考虑到长江沿岸发生了大量大规模屠杀,许多尸体在没有统计的情况下被扔进了河里,受害者人数接近30万。

2015年10月10日,时任南京大屠杀遇难日本侵略者纪念馆馆长朱成山(右二)在北京举行的“南京大屠杀档案成功列入世界记忆遗产名录研讨会”上发表演讲。

记者孙珅和中国抗日战争历史协会副主席朱成山指出,30万日军在南京大屠杀中犯下的暴行是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审判日本战犯的南京军事法庭确认的法律事实。

根据后来发现的各种数据,这场大屠杀一定杀死了30多万人,而且“只是更多,而不是更少”

谎言4:“百杀”谋杀竞赛是当时日本媒体发明的,不能成为南京大屠杀的一个例子。

余吉田:所谓的“百人斩”比赛首先由《东京每日新闻》(现为《每日新闻》)和其他媒体报道。

大约是两个日本二副,向井敏明和野田毅,在去南京的路上竞争谁先杀了中国人。

这两个人在紫金山战役中得到了“106比105”的结果,但无法判断谁先杀了100多人,并开始了“150人斩首”的比赛。

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朝日新闻》记者本·道日契(Ben Dozenichi)在他的书中写了南京大屠杀,包括“百人屠杀”比赛。

后来,他们起诉《井与野田》、《每日新闻》、《朝日新闻》和《本笃生义》的后代损害了他们祖先的名誉,最终被判败诉。

2005年8月23日,前《朝日新闻》记者本·多伊一在东京律师公会接受记者采访。

本·多森伊去中国接受采访。回国后,他利用一系列访问中国的报道揭露了日军在中国的暴行。

记者马平·谢森郑潇:有人声称对威尔斯和野田的“百人斩”比赛是一种战斗行为,被媒体夸大了,这不是事实。

其他人说,如果日本刀不能切割100个人,它们将会失败。

本多塞尼(Bendossenyi)和《每日新闻》(Daily News)(在上述诉讼中)辩称,并非所有杀戮都发生在战斗中,许多被俘或被俘的农民在没有抵抗的情况下被杀,因此杀死100多人并不困难。

原告的辩护律师是前国防部长稻田朋美,他也声称南京大屠杀不存在。

但是法院判决原告败诉。

2017年11月26日,南京大屠杀历史学家松冈桓(Matsuoka Huan)在日本大阪举行的南京大屠杀80周年纪念活动上发表讲话。

记者王克佳拍摄松冈戒指(Matsuoka Ring):当时不仅媒体报道,双方还在回家后告诉家人,他们“在战斗中杀死了100多人”。

根据我多年访问日本侵华老兵得到的信息,虽然当时日本军队也用刀杀了中国士兵,但在更多情况下,所谓“杀敌”实际上是一种抢夺当地农民“试刀”的残忍行为。

朱成山指出,南京军事法院审判日本战犯“斩首一百人”的决定在法律上是严肃、有效和公正的。

日本法院对战争罪犯的幸存者做出了不利裁决,使得日本右翼试图推翻入侵历史的裁决失败。

谎言五:穿便衣伪装成平民的中国士兵是抵抗日军的游击队。日本军队杀死他们并不违反国际法。

俞吉田:学术界对“便衣士兵”一词实际上已经得出结论。

当时,日本军队仅仅根据所谓的“凶狠的眼睛”等特征来歧视“便衣士兵”。

然而,当时的军事纪律规定,如果怀疑敌人伪装成平民,必须经过军事法庭程序才能作出决定。

郑潇:当时,有些士兵放弃军装,换上便服,但目的不是为了战斗,而是为了逃避日军的暴政。

这些人失去了抵抗能力,被日军俘虏了。

当时,日本军队没有留下任何活着的囚犯,并将立即处决他们。他们大多数人在长江边被屠杀。

在这方面有无数的记录和证词。

日本当时已经加入《海牙公约》,该公约明确规定囚犯应得到人道待遇。日本军队的做法完全违反了这一公约。

2017年11月20日在东京接受记者采访时,日本历史学家、东京大学明仁名誉教授驳斥了各种“南京大屠杀否认理论”。

记者邓敏拍摄石井明仁:历史数据证实,日本军队曾经闯入当时由欧美管理的国际安全区,抓获并杀害了许多士兵和平民。

在南京市,日军还滥杀无辜。

国际法规定囚犯和平民不能被杀害。

日本声称杀害了伪装成平民的便衣士兵,这是逃避责任的诡辩。

朱成山指出,根据海牙公约,当时的中国士兵只要放下武器就应该被视为囚犯,不管他们是否换上便服。

特别是国际安全区不允许携带武器进入,因此日本人在那里扣押和杀害所谓的“便衣士兵”是完全违反国际法的。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