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美国引发贸易争端:好的解决方案还是毒药?

历史上,美国多次挑起贸易争端,但美国贸易和经济的改善并不令人满意。

贸易战改变不了美国贸易逆差的长远趋势,且争端将加剧金融市场波动,给美国经济带来冲击,让美联储货币政策陷入两难。贸易战无法改变美国贸易赤字的长期趋势,这场争端将加剧金融市场的波动,给美国经济带来冲击,并使美联储的货币政策陷入两难境地。

因此,中美最终将形成双赢互利的谈判结果。

首先,美国引发贸易争端的原因:美元和选举,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储备货币和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主导货币,从根本上决定了美国“经常账户赤字和金融账户盈余”的长期格局。

因此,尤其是在美元牛市的背景下,美国的贸易逆差尤为突出,这反过来又刺激美国挑起贸易争端,以改变贸易逆差。

然而,特朗普上任以来,他显然不会喊出“美国第一”的口号,放弃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主导地位。

然而,如果美元要保持世界主要储备货币的地位,它必须保持持续的产出,美国将继续保持与其他国家的经常账户赤字。这种长期趋势显然不会因为短期贸易争端而改变。

此外,美元指数“牛空头多头”的周期性不会改变。

投票政治是美国贸易政策的主要驱动力。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是因为他不断批评美国的贸易赤字,并承诺在竞选期间实施美国优先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

目前,面对众议院在中期选举中的失利和2020年总统大选前民调支持率的下降,特朗普迫切需要在中美贸易问题上取得相应进展。

然而,尽管投票对美国的政策非常重要,但与世界贸易伙伴,特别是中国和美国保持双赢互利的合作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贸易摩擦全面升级,甚至关系对立,这只能是双方损失的结果。

因此,美国挑起的中美贸易争端大多是前期雷声大,后期雨水少造成的。中美关系将继续曲折前进,直至完全恢复。

第二,美国挑起的贸易争端的结果:它最终赢了吗?美国在历史上引发了许多贸易争端,其中最著名的是20世纪70年代和90年代的美日贸易争端,以及本世纪初美国和欧盟在钢铁领域的贸易争端。

(1)美日贸易争端:日本遭受严重伤害,二战后美国贸易逆差长期短命改善,日本大力发展本土制造业,鼓励企业出口,利用贸易促进经济发展。

与此同时,美国国内制造业的竞争力正在下降,强势美元扩张战略也使得美国贸易逆差迅速扩大,最大的逆差来自美日贸易。

从20世纪70年代到90年代,美国开始与日本进行多维贸易争端,在制造业(半导体、纺织品、家用电器和汽车等)签署了一系列出口限制协议。),并通过了《美国贸易法》第301条,允许美国商务部和贸易代表处调查涉及美日贸易的投诉,迫使日本政府在向美国开放国内市场方面做出很大让步。

随后,美国政府认为,美元汇率的强势是贸易逆差不断扩大的重要原因。1985年,美国政府与日本等国签署广场协议,让美元汇率贬值,迫使日元兑美元飙升。

出口限制协议和广场协议(Plaza agreement)对日本出口行业造成了巨大打击,暂时减少了日本对美国的净出口,缓解了美国的贸易逆差。

尤其是在1985年广场协议(Plaza Accord)之后,美元对日元大幅贬值,美国贸易逆差连续三年收窄。

然而,这个蜜月期只是昙花一现。这一轮贸易争端并没有持续改变美国贸易逆差的长期趋势,而是给日本带来了“失去的20年”。

自那以后,国际货币市场对美元的需求持续增长,而美国国内制造业的竞争力并没有继续提高。

美元净流出和大宗商品净流入尚未打破,因此美国仍保持长期贸易逆差格局。

然而,为了减少出口限制和汇率对日本经济的影响,日本政府增加了外国投资。与此同时,中国利用宽松的货币政策刺激内需,最终引发了资产价格泡沫。直到20世纪90年代初泡沫完全破灭,日本经济才开始复苏。

(2)美国和欧盟之间的钢铁贸易争端:双方都受到了伤害。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高水平已经下降,通货膨胀水平没有上升。20世纪下半叶,美国钢铁工业表现出明显的疲软。

美国政府长期以来一直对钢铁行业采取保护措施,并实施财政补贴。它的竞争力远远落后于世界上其他钢铁生产商,主要是欧盟。

与此同时,在21世纪初,美国经济增长缓慢,能源价格的上涨推高了钢铁行业的成本。钢厂倒闭和工人失业的现象开始增加。

在中期选举的压力下,布什总统在世界各地(尤其是欧盟)挑起了钢铁贸易争端,宣布对单方面出口到美国的主要钢铁产品提高三年关税。

这种做法遭到了欧盟和其他钢铁贸易国家的集体报复。

欧盟认为,以市场为导向的竞争环境无法为美国钢铁工业的改革付出代价。

欧盟很快对从美国进口的商品征收报复性关税,征收的商品范围远远超出了美国以前征收的范围。

与此同时,欧盟和其他国家也向世贸组织提出了呼吁。

最后,在各国和世贸组织的压力下,美国在两年后结束了对进口钢材征收关税的贸易争端。

贸易争端结束后,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从高水平下降,通胀水平没有显著上升。

欧洲和美国付出的代价还包括钢铁产量大幅下降和财政赤字同比上升。

(3)贸易争端背景下的美国经济和金融市场:何去何从(Where to Go)特朗普总统认为,只要贸易争端被挑起,贸易伙伴被迫做出相应的让步和改变,美国巨大的贸易赤字就可以得到极大改善,美国传统产业的工人就业可以增加,美国产品的竞争力可以提高,振兴美国经济的选举承诺就可以实现。

然而,经济数据不会说谎,金融市场的投资者会用脚投票。

越来越多的数据表明,挑起贸易争端只会增加投资者对美国乃至世界未来经济复苏的疑虑和悲观情绪,进一步加剧金融市场的波动性。

首先,引发贸易争端会增加金融市场的波动性。

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随着中美贸易形势日益恶化,股市和汇率也变得越来越不稳定。

对于一些美国大型上市公司来说,美国挑起与中国的贸易争端绝对是个坏消息。

S&P 500指数从2018年的峰值2940点一路下跌至12月的低点2346点,跌幅超过20%,进入技术性熊市。

与此同时,衡量美国股市波动性的VIX指数从10点左右的低点上涨逾30%。

在汇率领域,以人民币为代表的新兴市场货币和以澳元为代表的商品货币也在贸易争端的硝烟中大幅波动。

澳元从2018年6月的0.76上方一路下跌,至12月份接近0.70整数的低点,跌幅接近10%,一年期隐含波动率也从8.6升至10.1。

其次,挑起贸易争端将对美国经济产生影响。

美国挑起的贸易争端和美国国会的政治斗争等不确定因素将使美国经济在2019年面临放缓的风险。

贸易争端会明显降低大型跨国企业的投资意愿。实际利率和劳动力工资的上升也会挤压企业利润。

美国出口继续下滑,而其他贸易伙伴也做出了回应。

企业盈利能力是美国消费市场的主要指标。如果企业盈利能力开始下降,将会给美国经济带来负面影响,而美国经济主要是由消费能力驱动的。

此外,中期选举的失败让市场对特朗普的财政刺激计划能否继续实施产生怀疑,而美国财政赤字继续创出新高,导致政府面临债务和支出上限,这也将对美国经济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

第三,挑起贸易争端将使美联储的货币政策陷入两难境地。

尽管与其他国家和地区相比,美国经济表现仍相对稳定,但越来越多的多银行官员仍对美国经济下行风险表示担忧。

随着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正常化继续推进,联邦基金利率继续上升,非金融企业的债务问题将浮出水面。美国两年期和五年期国债收益率频繁上下浮动,也反映了市场信心的脆弱性。

美联储2019年两项利率决议的纪要不止一次提到外部风险(美国与其他国家贸易关系恶化和美国政治风险)将影响美国经济复苏。

目前,市场普遍预期美联储将在2019年加息一次左右。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波动也将向市场传递对经济的担忧。最直接的反应是美国密歇根的消费者信心指数开始从高水平下降。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在当前美元走强和2020年美国大选前夕,特朗普政府在中美贸易问题上不会轻易让步。

然而,从历史上所有的贸易争端来看,美国没有赢得任何贸易争端。

因此,我们相信,这场中美贸易争端将在少雨多雨的情况下结束。最后,双方将在大局面前形成双赢互利的谈判结果。

在操作上,尽管中美贸易争端仍未结束,但短期消息将对市场产生特别大的影响。任何好消息或利润空消息都会导致市场剧烈波动。因此,建议在短期内买入新兴市场货币和商品货币的多空型自动柜员机,以持有正伽马头寸,从而将市场短期波动上升的影响降至最低。

同时,从中长期来看,贸易争端(trade disPute)不会持续太久,双方最终会形成相对较好的谈判结果。因此,建议买入美元对新兴市场货币和美元对商品货币的中长期看跌价差。

作者:王波,招商银行,美国引发贸易争端:这是一个好的解决方案还是毒药?“全文将在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主办的《中国货币市场杂志》2019.4第210期上发表。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